•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新公子绿】【35·再次偷窥】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2:19   

                 三十五章·再次偷窥
      阳光从窗外照了过来,不知何时,我的窗口朝向了东面,阳光恰好照在了我
    的头上,刺眼的光芒让我醒了过来。伸手将阳光挡住,我从睡梦中睁开眼来。
      我第一个看到的是坐在桌子旁,正翻着书籍的倩影。虽然在阳光的剪影下,
    我看不清美人的相貌,但她胸前那汹猛的乳量,让我十分确定她就是诗儿。
      「醒了?」果然是诗儿的声音。
      「嗯。」我挣扎着坐起来,突然发现身上还挂着一只细嫩的手臂。扭过头看
    去,正是和我一夜承欢的菁菁。
      被我挡住了太阳光,菁菁并没有醒来,熟睡的姿态更是美不胜收,嘴角边的
    口水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欺凌一番,想来昨夜她也累坏了吧。
      「嗯……诗儿…」我叫了一声突然没有了话说,说什么,难道说:你为什么
    要背叛我。
      「相公」诗儿也叫了我一声,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诗儿这样居然不道歉,在哪里装不知道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起身把诗儿
    狠狠的压在了身下,就要凌辱她。
      「呀…相公不要啊」诗儿在我怀里挣扎着。箐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就
    在一旁有趣的看这我们。
      「不要啊相公,人家有事和你说,啊…真的。」诗儿边说边从我怀里挣脱出
    来。看着诗儿外泄的春光和刚刚的手感,诗儿好像只穿了一件薄衫,里面什么都
    没有。
      「昨天晚上,我和哥哥聊到了风青云风大侠给哥哥的功夫口诀。」
      「哦?风大侠的口诀?」这一听我便来了兴趣,「是什么?说来我听听。」
    连菁菁也好奇地露出头来,她似乎也挺感兴趣。
      「放心吧,不是你能用的。」诗儿挥挥手,「那个口诀得和互相搭配着才能
    用得了。」
      「哦,那不是雪儿有福了?
      「是啊,所以雪儿姐姐让我来告诉你,这段时间她得闭关练功,你就别去打
    扰她了。」诗儿站起身,阳光透过诗儿的衣服,略微透明的衣服中,火辣的胴体
    一览无余,「就连她的伙食都已经全部搬进房间去了。」
      「啊……这样啊……」我刚想找借口去雪儿房里看看的,怎料诗儿早就看穿
    了我的心思。
      「什么这样啊,你以为这样就完啦!」诗儿抓起桌上的书本,重重地敲着桌
    面,「这几天你就给我乖乖地呆在房间里修炼。就像之前从杭州出来时候那样!」
      「哦,嗯,是……」诗儿突然间怒火中烧,把我和菁菁吓得够呛。菁菁紧紧
    地抓着我的手臂,抓得我还有些生疼,而我只能强撑着丈夫的尊严,现在的我,
    应该笑得十分尴尬吧……
      「噗……」诗儿笑了出来,「菁菁妹子,接下来你就负责相公的饮食起居吧,
    我怕这边要照顾雪儿姐忙不过来。」
      「哦,嗯。」
      女人心思真难猜,刚才还火冒三丈呢,瞬间就笑出来了。
      「行了,我去看看雪儿姐姐那边,你们也别太过分了,船上还有其他人呢。」
    诗儿说着,准备离开,「千万督促相公练功哦,菁菁妹子。」
      「嗯……再陪我睡一会嘛……」菁菁拉住了我的胳膊,甜甜的声音更是让我
    无法拒绝。
      「不行,我要去看看雪儿,箐箐你在睡会,我一会就回来。」看着箐箐懒散
    的模样,看来昨晚她是真累了,又亲了一口箐箐便向雪儿房里走去。
      到了雪儿房里一看竟然没有人,难道雪儿又去了李赋哪里,心里莫名的一慌。
    看了看对面李赋的房里,雪儿果然和李赋在床上。
      只见雪儿一身长裙盘坐在李赋身前,不对,是盘坐在李赋的腿上。而李赋也
    是闭目默念口诀,双手抱着雪儿的小腹。
      只见雪儿脸上一片潮红,好像刚刚进行过什么剧烈活动一样,而现在又像是
    在忍受着什么一样。正当我心里好奇想进去看看时,突然从后面传来一声清咳。
      「相公,你在这干嘛么?不是叫你好好练功么,看看雪儿姐姐与哥哥现在都
    还在入定呢。」
      我尴尬一笑,轻轻搂着诗儿讨好着说:「我不是担心你们么。」
      「担心,担心什么,我看是你不放心吧。」
      我一看诗儿有些生气了,慌忙抱住她。「小声点,你雪儿姐姐还在入定呢,
    不要吵到了他们。」说着便把诗儿抱进了船仓里。
      而此时雪儿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颠起了自己的雪臀,「啊……嗯……啊
    …啊用力啊……」
      李赋看着淫乱的雪儿心里很是满足,用手托起雪儿的美臀配合这雪儿的动作,
    真是好不快活。「唔,刚刚好险啊,要不是诗儿来通风报信,恐怕就被你相公抓
    住了。」
      「嗯……啊…不要提林轩,啊……嗯…好羞耻…啊」说着雪儿又加快了几分
    速度。要不是雪儿从小练武,恐怕这种速度干个百十下就筋疲力尽了。不过练武
    使雪儿体力变好了,但是身体却更加敏感了,被李赋几下用力的抽插便高潮连连。
      这时我突然听到雪儿的呻吟声,心里正起疑时,诗儿却吻住了我,更是把我
    的手拉向了裙底。咦,诗儿果真里面是真空的。这个诗儿,想要就说嘛,都老夫
    老妻了还勾引我。笑着便压在了诗儿的身上。
      此时我房间里,箐箐睡的正香了,突然被摸了下。「林轩别闹」
      那个人听到箐箐居然叫林轩,手上的力气更是大了几分。
      「呀……」箐箐睁开了睡眼,发现竟然是青松,慌忙推了了他。「你怎么来
    了,快出去一会林轩就来了」
      「没事,现在他在诗儿姑娘的房里呢,一时半会回不来。」说着便又摸向了
    箐箐的大腿。
      「啊…你坏,上船时还跟林轩称兄道弟的晚上就玩起了他老婆。」箐箐边说
    边躲,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全裸呢,随便一模可就阵地全失啊。
      青松也摸到了箐箐没穿衣服,便毫不客气的掀开了被子,露出了箐箐羊脂白
    玉般的身体。由衷的赞叹道:「林轩真是好福气,有了两个天仙似的娇妻,现在
    又得到了箐箐你的倾心。」青松快速的脱去了衣服,把箐箐抱在床上,揉捏着箐
    箐丰满的乳房,细细品味着这副完美的娇躯。
      「嗯…你快点…刚才还一副急色样,现在有不急不缓的了。在不来人家就睡
    觉了。」
      「小骚货,这么迫不急待的给相公带绿帽啊。」
      「去你的,人家还不是怕林轩回来了。」说着便趴在青松腿中给他口交起来。
    只见青松在我房里,坐在我床上享受我的小娇妻的服务,真是好不快活呀。
      这时李赋的房间里,李赋与雪儿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李赋已经换了
    好几个姿势,此时雪儿正双手支撑在桌子上,一条腿跨在椅子上,阴户大开。李
    赋则是双手扶着雪儿的腰间,凶猛地挺动着腰身,下身的粗大肉棍在雪儿的阴户
    内进进出出。
      此时的雪儿早已意乱情迷,紧紧闭着美丽的双眼,轻轻抬着头,不停的呻吟
    着尖叫着。终于支撑着整个身躯的美腿软了下去,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
      李赋见雪儿趴在了桌子上,知道雪儿快要到了。抱起雪儿的美腿,让雪儿整
    个身子都挂在自己的肉棒上。要知道自从雪儿会用玄女经时,性爱能力那是大大
    的增加。虽然高潮不断,但是想把雪儿干到失禁可是难上加难啊。
      雪儿这时就像婴儿把尿一样被李赋抱在怀里,与大人不同的是李赋是站起来
    的,与婴儿不同的是雪儿如同婴儿白嫩的小穴里插着一根黑粗的肉棒。如果只看
    到着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李赋正在与幼女交欢呢。
      「嗯……啊……啊……不要…快放我下来……啊……又…又顶到花心了…
    …啊……不要…好酸……啊……好羞啊……嗯……啊…好深……顶……啊…有顶
    到了」此时的李赋好似战神附体,把雪儿这个小淫女干的哇哇大叫,粗大的鸡巴
    更是每下都重重顶在花心上。
      雪儿为获得更大的快感也是配合着李赋的抽插,只见雪白的翘臀有时一上一
    下,有时一左一右的在李赋的怀里摇晃着,差点把李赋的鸡巴给扭断。
      「啊……」雪儿又舒爽的叫了一声,猛地把娇躯抬起,李赋的肉棒也从雪儿
    的小穴里滑出,只见一股一股的精液从肉棒顶端喷出。前几股精液打在了雪儿光
    滑的小腹和丰满的乳房上,后面几股精液更是高高飞起,落在了雪儿妩媚的脸上
    和头发上,更有几股精准的落入雪儿的嘴里。
      雪儿更是被这几股精液烫的尖叫连连,同时下体一股雪白的阴精和浅黄的尿
    液撞在了一起,喷在了桌子上。雪儿的尿液却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流个不停,
    一会儿地下就成了一片水洼。这个小荡妇终于被干到了失禁。
      雪儿这时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下去,李赋却欢喜的把雪儿抱上了床。雪儿羞
    愧的钻在李赋的怀里,就像一个新婚妻子一样。
      看这李赋俊朗的面孔,要是当日是你救的我多好,我现在也不用纠结了,哎,
    人家的心在相公身上,只能用身体报答一下李赋了。想着想着便趴在李赋胯下,
    轻轻舔着肉棒,就像爱护至宝一样,也不管上面的污物。
      「再来一发吧。」雪儿看李赋的肉棒又再一次勃起娇媚的说道。
      诗儿房间里的我也正在大杀四方,想着那夜偷听来的青云口诀,不知不觉就
    和家传的小无相神功结合了起来。没想到双方起了质的突变,一时间把诗儿操的
    是哀求连连。
      我得意的笑着,这可是第一次把诗儿操的求饶,我果然是个天才。
      「啊……嗯…啊…啊…嗯……饶命……啊…相公饶了我吧…嗯…啊……我错
    了……啊……不…快点……相公…好相公……不要停……嗯啊……好奇怪……内
    力……内力不受控制了……嗯…好麻……啊」看着小狗般趴在地上的诗儿,手上
    膝盖都摩破了,我心里一疼然后把诗儿抱起放在了床上,用起来男上女下式。
      「啊……好美……好舒服……呀……又到…到了」诗儿雪白的长腿紧紧盘在
    我的腰上好像怕我离开一样。
      「诗儿怎么样,为夫厉害吧。」
      「啊……好相公……怎么这么厉害……诗儿都…都高潮七次了,饶了诗儿吧。」
    看着诗儿孩童一般可爱的脸蛋。虽然不及雪儿的高贵,也不及菁菁的清纯,却有
    着独自的特色。哼,这次就饶了她吧。
      「好诗儿,快接好相公的精华。」说完便用力抽插起来,无师自通的把真气
    渡入到诗儿的体内。
      一股精液夹着青云诀的真气从巨大的肉棒中冲了出来,诗儿可以明显地感觉
    到那股热流狠狠的撞击在自己的花心中,一波又一波不停的冲击着自己刚刚高潮
    过的身体,在热浪的刺激下,再次被推上了高潮。
      「呀!」诗儿喊着,下身犹如潮水倒灌一样,淫水喷了出来,水溅的到处都
    是,李赋的大腿很快就被淫水淋湿,接着是脚上,地板,一整片的淫水肆无忌惮
    地喷了出来,诗儿再也支撑不住,瘫软地倒下。
      我扶着诗儿,温柔地将她放到简易的床上:「怎么样,我的好诗儿。」
      诗儿只顾喘气,张嘴才发现自己毫无力气,只能微笑地看着我,眼神中略带
    着询问的意思。
      「哈哈,这可是我结合小无相神功和青云诀所创的新功法,怎么样诗儿还可
    以吧,要不你来起个名字吧。」
      只见诗儿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话来,我知道诗儿是累坏了,于是给她盖上薄
    被,不一会我们便相拥而眠。
      而箐箐这里更是淫乱,原来青松都把箐箐从屋里抱了出来。当青松听到雪白
    与李赋在闭关,林轩又与诗儿在屋内,还有个闭门不出的捕快。那现在船上不就
    我们两个活动的人了么,想到这里青松便忍不住的把箐箐抱了出来。
      刚开始箐箐还不愿意,被青松抱在怀里狠狠的干了两下就乖乖的跪在走廊里
    了。只见一个全身赤裸美艳无双的姑娘跪趴在走廊里,而一个同样赤裸的精壮汉
    子,正骑在姑娘的臀上,一边干还不时的抽打这美女的屁股。真是淫荡的厉害。
      箐箐一边被青松干着,一边还要看着诗儿那边又没有什么不对。一边有被抽
    插的快感一边还有露出的羞耻感,更有背叛林轩的背德感。
      不一会就被青松干的越趴越低,屁股却越翘越高。青松看着淫乱的箐箐心里
    更有一股报复感,更加用力的操着箐箐。哼,林轩啊林轩,叫你和我抢箐箐,现
    在我不是在给你带绿帽子么,我不仅要干箐箐还要干你那两个更加漂亮的妻子。
      「啊……」忽然青松用力的把箐箐拉了起来,只见箐箐跪在地上,翘着美臀,
    一双手被青松抓住上身更是努力的挺着,胸前两点嫣红就像是傲雪的寒梅一样美
    丽,此时更是随着青松的操干在胸前完美的画着圆圈。
      「啊……不行了……不行了……回屋里吧……青松……求求你了回去吧…
    …回去我好好叫给你听」
      青松听到箐箐居然这样说,也想知道箐箐回到屋里会怎样浪叫。便把箐箐抱
    了起,一边走着还不忘一边干着。还没走到屋呢,箐箐便被干的又高潮了。
      李赋的屋内只见雪儿和李赋相对而坐,李赋的肉棒还插在雪儿的小穴里,此
    时李赋和雪儿却谁都没有动。而两人居然正在接吻,只见两条灵活的小蛇一会儿
    相互缠绕,一会儿又相互探索,一会儿轻轻触碰一会儿又重重的顶在一起。
      两人也不是完全在接吻,只见玄女经的真气和青云诀的真气也像舌头一样相
    互缠绕。原来雪儿正与李赋在双修,两个功法一个采阴补阳一个采阳补阴,二者
    此时却相辅相成,更是美妙。
      「啊……」两人又完成了一个大周天,雪儿也慢慢的睁开美眸。恰巧与李赋
    对视上了,雪儿不好意思的埋在了李赋的怀里。
      李赋毫不客气的攀上了雪儿的双峰,雪儿也乖巧而调皮地用手指玩弄着李赋
    胸前的两颗小乳头。
      「不如,从此以后就跟了我吧。」李赋思量半天,想出这么一句。
      雪儿没有回答只是玩弄着小乳头的手指停了下来,表情也变得严肃。
      「不,我没有强迫你,也只是随便这么问问。」李赋将雪儿搂紧了一些,藏
    在被单中的手似乎又在雪儿的胸前揉捏起那形状近乎完美的肉球,「如果你愿意
    跟着林轩,那就去吧,只是记得抽些时间陪我就好……」
      「如果……如果那日在师傅那里,是你将我救下,我就一定从了你。可是师
    傅已经将我许给林轩。我又父母双亡,师傅是……」雪儿心中也在纠结着,心中
    明明向着林轩,可是李赋给予自己肉体的那般快感又是任何人都不能做到的。
      「没关系,说不定你都不用来找我,找个时间串串门,就把你给办了。」李
    赋调戏着抱起雪儿,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腰上,「我也不求个名分,只要能和你在
    一起,我就知足了。」
      「那雪儿答应你,虽然我的心是林轩的,但我的肉体随时准备着为李赋服务。
    李赋就是我这副肉体的主人……」雪儿认真地将心中的话说完,仿佛完成了誓言
    一般,伏下身来,与李赋亲吻了起来。
      李赋没有拒绝雪儿的亲吻,二人先从轻吻再到热吻,慢慢地越来越热烈,也
    不知是谁先伸出的舌头,二人慢慢吻得啧啧作响。也不知两个人吻了多久,雪儿
    才依依不舍地直起身来。当雪儿正想向下坐一些,好让李赋的大肉棒对准之际的
    肉穴之时,李赋却拉住了雪儿。
      雪儿不解地看着李赋,李赋却微微淫笑着说道:「去,穿个风骚些的我看看。」
      「讨厌。」雪儿娇嗔地白了李赋一眼,下了床,「不许看哦。」
      「好,那我闭上眼。」李赋转身面向床铺内侧,心中更是期待着雪儿一会能
    穿成什么样。当然,免不了的一定是一场盘缠大战。
      「好,好了……」只是略微等待了一小会,李赋便听到雪儿害羞的声音。李
    赋立刻转过身去,面前的美人令他再也不舍得眨眼。
      雪儿上身像是没穿衣服一样,一身透明度极高的薄衫,右边半盖着雪儿的巨
    乳,将小半个酥乳和那深邃的乳沟露在外面,诱人无比透过那透明衬衫,能清楚
    地看到高高突起的红玉葡萄,连颜色形状都一清二楚。
      而左边的乳房却大方的展示在了李赋的眼前,完全没有放在衣服的意思。随
    着雪儿妖娆的舞步,左边的乳房调皮的跳来跳去,右边的乳房也不甘示弱的出来
    与李赋打招呼。
      雪儿下身下身则是很长的裙摆,从束腰开始,裙摆前后都是高开叉,后面比
    较小,只是在风吹过的时候才能看到分开两半的裙子中那弹性十足的玉臀,前面
    则是大开口,整个裙子的前摆都不见了,只留下一条性感的亵裤和一双美腿。
      这条亵裤它的前面是凭空地连接在裙摆上的,裙摆贴近小穴的地方,一左一
    右分别有两根细绳,现在雪儿正用手指捏着这两根细绳仔细地穿过那条纯白的半
    透明镂空亵裤上的两个小孔,系在那一身半透明的裙子上打了个活扣,李赋一眼
    看过去就知道这种活扣只需要随手一拨便会解开,甚至连身后吹来的风都有可能
    吹开。
      随着裙摆随风飘动,内裤也在不停地飘动,不经觉间便可以从空隙中看到那
    毫无防备之意的娇嫩蜜穴。
      只见随着雪儿的走动,那亵裤上的细绳也在轻轻解开。当雪儿走到李赋面前
    时那个亵裤已经随风飘落,露出了散发着淫靡气味的小穴,和湿漉漉的阴毛。
      李赋一把抓住了雪儿的亵裤,放在鼻头轻轻嗅着。看的雪儿是面红耳赤,慌
    忙去抢。李赋笑着躲开,拿着傍边自己的亵裤递给雪儿。「不…也才不要这么下
    流」雪儿嘴里拒绝着,却鬼使神差的放到了鼻头也学李赋一样嗅着,满满的男性
    荷尔蒙的味道传来,雪儿更是忍不住的舔了舔。
      李赋心满意足的看着雪儿淫乱的模样,羞的雪儿是直接埋在了李赋的怀里。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充满了爱和欲,李赋知道雪儿已经情动,低头就与雪儿紧紧的
    吻在了一起。
      雪儿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图,李赋的舌头伸进了口中,雪儿也积极地伸出舌头
    回应着。李赋的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扑上了雪儿胸前的美肉,另一只手沿着雪儿
    的后背摸到了她的美臀。一前一后地揉捏,令雪儿更快地进入状态。但李赋不知
    道,雪儿早就已经在状态了,小穴湿润得随时都能接受李赋的践踏,淫水甚至已
    经沿着大腿流下。只是此刻的她只能忍耐着,期盼着一会儿能被李赋的神功干得
    畅快淋漓,被他干得忘记什么是自我,忘记谁是林轩,忘记哪儿来的道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