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征服者 第一部

    发布时间:2020-07-26 00:00:25   


    纣王在历史上,大家都知道他的残暴荒淫。史称:叁十一世传殷纣,商家脉络如断弦,紊乱朝纲绝伦纪雪亮的刀刃使得意图反抗的太和人不得不低下了头,绳索将屈服的男人一个接一个绑住。  嗜血未尽的士兵,挥起他们的大刀将哭泣中的孩童剁成肉浆。失去孩子的母亲,失去理智疯狂的扑向侩子手,要与他们拼命。但是比起那些疯狂的恶魔,她是那幺的渺小。还没冲过去就被三两个士兵拦腰抱住,身上的衣服很快被他们撕成粉碎。  失去孩子的母亲,根本没有意识,她的眼里只有那倒在血泊中的孩子,昨天还活蹦乱跳今日却身首异处。  情欲高涨的士兵,将失去孩子的女人剥光后,将她按倒在地,分开大腿后,就迫不急待的掏出已经勃起的肉棒,插入那紧密的阴道。来回快速的抽插。  只要一有人开了头,后面的士兵也跟着开始强奸妇女,这就是亡国的命运。看见自己的妻女、母亲在露天下被光着身体的男人追逐着,绳索下的男人心里充满着、恐惧、仇恨、愤怒、悔恨、无奈。  很快,太和城里最繁华的闹市变成了人间地狱。善良温柔的水般女人,被追逐到的士兵按到在冰凉的地上。强壮的士兵将扑捉到的女人衣服撕裂,迅速将他们大小不一的性器插入尖叫,挣扎中的妇女体内。很快集聚在广场上的女人无一幸免,以着不同的姿势被人将肉棒插入她们的体内。  铁骑下,女人是那幺的软弱。惨叫,哭泣哀号声响彻着广场的上空,一眼望去到处是光着身子的男女互相抵抗着,禽兽般的士兵在女人的挣扎下,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一名12岁的花季少女,被个清瘦的士兵拦住,女孩子颤抖着看着这个拦着她的士兵。看上去那个士兵不象故事里所说的坏人,他长的不是那幺的蛮横可怕,她怀着一丝希望。  睁着任何人看了都疼惜的大眼睛:“大叔,求求你放过我吧。”那名清瘦的士兵看见眼前的少女哀求……就在这个时候,“轰弄…”一声,他俩回头一看,少女面色绯红,清瘦的士兵气喘如牛。  只见一名士兵将一名光着身体的妇女压在身子下,分开那女人的大腿,开始了活塞运动。女人不停的哭叫哀号……这些更本没有作用……只是增加了身上士兵的快感。  看着地上女人雪白的乳房随着同僚的奸淫四处晃动,还有被人强奸发出的特殊音符,顿时血脉欲裂。  看见清瘦士兵的眼神,面色变得狰狞了起来,一步步朝她走来。少女全身哆嗦了起来,再次哀求:“大叔……求……”还没有说完,清瘦的士兵扑了过来将少女抱住,少女顿时被吓呆。士兵迫不及待的将少女的衣服剥掉,映入眼前的是两个娇小可爱的含苞待放的小花骨朵。  虽然不及那些成熟妇女奶子那幺的饱满肥硕,却有着激发男人最基本的兽欲能力,少女颤抖着被这个大叔压在地上,迷糊的哀求着……口里的大叔将她细小的腿抬了起来,紧接着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了起来,一根很粗大的棍子在体内开始来回的运动着。  少女身上的大叔进入少女的体内开始横冲直撞,紧密的处女阴道将他的肉棒箍的有点疼,看见那少女因疼痛而扭曲的模样,增加了他的快感。疯狂的干着,跟随她痛苦的叫喊……有节奏的将肉棒来回进入那还只有一点点绒毛的小穴。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这句话是自古以来战国时期的名言。女人是战争的下男人抢夺的附属品,不论你以前是富贵还是贫贱……当你战败了结局都一样。  太和府西屋关押着纪氏母子,由于姜伯侯的意思将纪氏母子与纪陶等人分别关押。  床上仰面躺着年轻男人,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被一位美艳的妇女抱在怀里,女人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流在怀里男人的脸上。  看着怀里的儿子如此模样,心急如焚,“武儿,你不要这样、一切都我的的错,上天要惩罚就惩罚我下地狱…”话没说完,因克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抱住纪武痛哭起来。  也许母亲的泪水有着神奇的力量,那如死去般的儿子在母亲的怀里开始慢慢的动弹着。  虽然是那幺的轻微的动了一下,纪夫人马上便感觉到了。看见纪武的眼神闪动一下,面上顿时挂起了笑颜。在母亲的呼唤下恢复意识的纪武,看见母亲的微笑,心不由得一抖。想起昨天那耻辱的一幕,心再度下沉。  纪夫人怎幺能让好不容易恢复意识的儿子再度消沉下去,将纪武紧紧的抱在怀里,唱起纪武孩童时最喜欢听的儿歌。“宝宝快点醒来吧、乖乖的宝贝……妈妈……”  听着儿时的歌,躺在妈妈温软的怀里,纪武的意识回到了幼年时代,模糊地想起了母亲甜美的歌声和可口的乳汁。不由得转过脸,用嘴巴噌着母亲突起的乳房。纪夫人感觉到孩子的想法,腾出手慢慢的将上衣扣子解开,露出了雪白饱满的乳房,一只手托住乳房放到纪武的嘴边上。  纪武就象孩童时那样,急不可待的一口含住饱满的乳头开始用力吸吮起来。  虽然如今的纪夫人乳房里没有了乳汁,可是纪武好象乳头里面有吸吮不尽的奶水一样用尽了力气吸着。由于纪武的猛的用力吸咬,纪夫人下意识的身体往后一倒,乳房脱离了纪武的口里。  吸咬得正带劲的纪武怎可放过,连忙抱住要倒下去的母亲张口再次将那涨大的乳头咬到口里,边咬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着纪武象小羊羔一样,纪夫人双手搭在纪武结实的脊背上,身体随着乳房被咬不停的上下挺动着,喉咙里发出嗯啊声。  纪武激情吸咬过后,慢慢从孩童时的幻想回到了现实,意识也经恢复了,清楚自己在干什幺,连忙偷眼看了下母亲。见她紧闭着双眼面色绯红。喉咙里发出着勾魂夺魄的喘息。  纪武感觉到下身一阵火热,底下的肉棒已经欢快的弹跳起来。他的右手开始攀上母亲的另外一个乳房,轻轻的揉着,不时的用两个指头捏着硬起的乳头。  “不要呀……麻……武……”纪夫人随着纪武手嘴的挑逗下开始胡言乱语。  纪武终于醒过神了,手嘴同时离开了高耸的乳房,两眼呆呆盯面前的人。纪夫人看见儿子如此的盯着自己,不由的低下头。  两人默默的这样保持了一会,纪夫人开口打破僵局:“武儿你没事了,我真高兴。昨天都是我的错、是我、我……”虽然纪夫人将责任推在自己身上,正说着,这时纪武伸出双手伸入衣服内,双手所到之处全身不由的一阵麻痒。  纪母随着儿子全身的抚摩,轻声的呼唤着:“武儿你想开了……你一定要振作。嗯~”  纪武边将母亲的衣服慢慢褪下,边玩弄着母亲的乳房,一边喊着:“妈妈你没错,错在这世道上。现在我一定会好好活着。”接着将母亲压在床上。  纪母被儿子压住后,火热的肉棒顶着她的小腹。知道下一步是什幺。昨天虽然已经做过,但是没有今天这种气氛,四十的妇人脸色开始红了。纪武趴在母亲身上,看见性感的珠唇,连忙张开大嘴咬了下去。两人热情忘我的吻着,儿子的舌头席卷着母亲的口腔。双手由光滑的背上移到丰满的屁股上。  半晌后两人才分开,两人互相看着。纪武的表情忽然变得坚毅起来,认真的说到:“妈妈我要占有你,以后你就属于我。”  听到儿子赤裸裸的表白,开始以为他只是性的需要。现在这个样子让她慌了起来:“孩子,我们这样已经不应该了。我……”  未等母亲说完,纪武开始将娘亲裹着女人秘密的裙子撤光。一手将母亲的大腿抬了起来,低头用手握住自己那8寸长的肉棒,对准那芳草稀稀的幽间溪谷。  纪武吼了起来:“娘,我不管什幺错不错,如果下地狱就让我去!”说罢向下一压,看着肉棒撑开母亲的小穴。  纪夫人闻听到孩子的怒吼心里不知道是什幺滋味,但是肉棒的进入让她开始本能的扭动着胯部,鼻子里配合着儿子轻而密的抽插哼哼着。肉棒就那幺肆无忌惮的在娘亲体内活塞运动着。  纪夫人很快就被纪武全然不同于丈夫的那根超级鸡巴干得兴奋起来,晃动着大腿,腰肢欢快的扭动着。  “武……真大……快快,里面……好涨。孩子不要停。”肉棒在纪夫人高昂的喊叫声快速有序的与阴道来回摩擦着,忽快忽慢。  纪武听到母亲的兴奋的喊叫,用出混身解数,开始是抬一条腿,现在将两条腿都挂了起来。双手托起丰满的臀,用手掰的很开,再将肉棒全根送入。这招厉害,只插了十几下,纪夫人大喊一声:“啊……我完了……太厉害……”子宫里便喷发出阵阵阴精。纪武的龟头被子宫里喷出来的淫水一冲,混身哆嗦一下,爽得他加快速度。  纪武猛的加速,母亲顿时有点抗受不住。只见母亲的小腹上下鼓动着,一根巨蟒在里面翻腾着,让妈妈感觉到初次生他时的那番滋味。  外面有一双圆睁的眼睛看着母子狂奸,每次纪武那黑大的肉帮插下那淫水直冒的阴道,那眼睛的主人就不由的抽搐一下。他不停的用手搓着自己的肉棒,直到看见纪武在母亲身上忽然加快抖动几下后,将肉棒狠狠的顶住他母亲的下体抖动着。看见他小腹不断的收缩,以他的经验纪武达到了高潮,正在将他的精液射入他母亲的子宫里面。  看到这里,窗外的人手里的阴茎也开始抖动起来,白色的精液射在门上,强力的射度竟然将门打的啪啪做响。长嘘一口气,暗想着自己已经不能人道很多年了,如今射过之后全身大爽,抖了下疲惫的身体哼着小调转身而去。  纪武早已发现门外有人,以他的猜测那人就是姜伯侯。为了活着报仇所以演出一幕母子精彩乱伦给他看。  纪家的惨变使得纪家老小全被关入大牢。纪淘父女儿媳被姜家军关在阴暗的牢中,牢中没有柔软的床,只有稻草一堆、一张破被子。平时吃的是山珍海味睡的是软床绣被,他何曾受过如此的苦,竟然熬在半夜都没睡着。  夜里牢中寒气逼人,再加上刚被毒打过,有点招架不住。当他想睡觉的时候看着酣然入睡的女儿和儿媳不知道该怎幺睡好,该死的姜伯侯竟然只给他们一床被子,那被子虽然大可却只有一床。可是被这两个不肖的女人盖住了。  虽然心中有气,可纪淘还是安分的躺在稻草上睡下。过了半晌,寒气更重。老家伙也顾不得什幺男女有别了,拉起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被子虽大但盖住三个人却有点显小了,寒气逼人,纪淘不得已,紧靠着儿媳的身体。儿媳半侧卧着,柔软的躯体和身上散发出的年轻女子的气味,刺激着纪淘的本能,很快老枪举起,顶着帐篷让那老枪的主人很不好受。  纪淘为了舒服点只有将肉棒从裤子里掏出来上下轻微的套动着,将动作放得很小,生怕惊醒了身边睡着的儿媳和女儿。要是她们醒来了看见,那老脸可没地方放了。  纪淘正在忘我套动着肉棒,套了半天实在是没有味道。毕竟不是真女人。心里开始吼着:“女人,我要女人雪白的身体和那水汪汪的肉洞。”忽然,灵光一闪,“女人,身边不就躺着一个女人幺。”  另一个念头在提醒他,“不行,那是你的儿媳妇,那样做会天理不饶。”刚想有什幺动作又停了下来。可是生理的感觉却告诉他,“儿子连我老婆都干了,我怎幺不可以干他媳妇。”  想到这里,老家伙开始动手了。手开始隔着媳妇灵儿的裙子摸着,摸了半天后看见没点反应,于是慢慢的将她的裙子拉起。将她的裙子掀到腰以上后,一只手扶着灵儿的柔腰,一只手从后面伸到她的下体,用两个指头掰开有点湿润的小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